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無終紅線 第一章


注意事項:

鳴狐x男審

OOC可能

試著把紅線paro以我的想法及設定寫了出來,情節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正文:


傳說每個人的小指都纏繞著代表姻緣的紅色絲線,線的另一端連接著自己的命中伴侶,可惜的是這線是不可見的。


因此人海中尋尋覓覓,有的人遇上了,有的人錯過了,有的人失去了。


「.......诶,那家審神者小姐會跟她家近侍在一起呢。」


目送著正值花季少女遠去,清楚看到在蔥白小指上新結成的鮮紅連接著她身邊高大的狐之太刀,樹發出輕輕的嘆息。


——這家本丸的審神者比較特別,他看的見紅線。


「咦?主上怎麼會知道呢?」今日與少年一起接待客人的是前田藤四郎,短刀提著方才少女拜訪所贈的伴手禮,小臉上的表情是令人感到可愛的疑惑。


樹回眸神神秘秘的一笑。「小前田是刀靈所以還不是很了解吧,人類之間的那種事情很容易就可以察覺出來唷。」


——嘖,說的自己不是人一樣哪。


心裡瞬間閃過的嘲諷讓少年眉頭皺了一下,看著前田眼睛放光說主上的觀察力真是強呢,暫時放鬆面容微笑起來。


「我也想學習!學會了說不定主上煩惱的時候,可以盡點微薄之力。」

「小前田......這種不用學習啦,我目前沒有這方面的困擾唷。」


心默默被短刀的話語溫暖到,樹伸手摸了摸前田的頭。


「去把禮物分送給大家吧,我去泡點茶。」

「是。」


短刀不疑有他的提著禮物執行樹交付的小小任務。見他在視線內消失,樹躺倒在廊上伸出右手遮擋陽光。


逆光中,黑髮少年纖細的小指上赫然是一小截紅線。


現世裡的人們出現紅線是令人祝福的,儘管並不是每個人最終都能尋找到線的另一端,樹會盡他所能悄悄的推一把。


那是名為伊泉樹尚未成為審神者之前的事了。


在現世為了不被誤當成神棍之類的,他自己特意隱瞞下來,直到進入本丸直到現在也是不被人所知,可是政府所警告的、審神者們之前流傳的所謂"神隱",讓他重新檢視了這能力。


不同於審神者,刀劍男士們小指上纏繞的是斷裂的紅線,據樹長期的觀察下來,他們所愛的人們早已在歷史洪流中逝去,紅線代表的是比命還要深沉的感情,因此斷掉的紅線基本上不會再重新連接,代表著刀們對審神者大部分抱持著的僅止於敬慕。


而審神者一旦結下紅線,對象若同是審神者倒還好,若是付喪神就不容樂觀。刀劍們本質是神靈,單純無瑕的他們一旦認定便無法放手,年輕姑娘們很容易被他們的外型吸引而陷進去,如果刀男本身不抱善意的話容易黑化,審神者被神隱是十之八九的事。


因此,樹拜訪著審神者們,並適時的向他們提出警告。儘管多年以來還是有悲劇發生,但少年以自己的方式守護著作為"人類"一方的大家。


——如今,輪到我了嗎?


綠眸晶透,樹定定的看著指上鮮紅如血的細線。奇怪的是,沒有任何可能的對象——他看不見這條線的終點。


「主上~不吃點嗎?哎呀,主上怎麼躺在地上!鳴狐問您是身體不舒服嗎?」


思緒紛亂的時候一團毛茸茸蹭著自己的手,面前刺眼的陽光被擋住大半,樹先是嚇了一跳下意識起身,結果臉被微涼的溫度捧住阻止了繼續往上的動作。


「小心。」


「——抱、抱歉呀鳴狐,差點撞到你。」


難得的聽到本人出聲,樹驚嚇後的是小小的驚喜感,他一直很喜歡鳴狐自己有著少年的清澈卻相對感到安心磁性聲線的嗓音,不過可惜的是鳴狐不擅長言語交流,必須由小狐狸代勞。


......雖然小狐狸是很可愛。


喚作鳴狐的打刀少年歪頭以肢體表達不介意,放開了審神者的面頰讓那人自行起身。小狐狸在黑髮少年腳邊轉來轉去,樹蹲下來摸摸牠小小的頭顱告訴牠自己只是在曬太陽而已,然後被小狐狸吐槽主上要變成真正的老頭了居然在曬太陽。


「咦咦,可是暖暖的很舒服啊?」樹笑著說。「鳴狐你說是不是?」


「唔、唔,是這樣沒錯,但主上想睡也在房內睡嘛!鳴狐是這麼說的唷!」

「好好好,聽你們的,下次會記得。」


樹捏了捏小狐狸的肉球,因為方才想的事情確認似的瞥過鳴狐戴著黑手套的雙手。


——是斷的。


「好啦,我去泡茶。鳴狐,上次的麥茶行嗎?小狐狸的話就水哦。」


戴面具的打刀朝少年點點頭,於是樹起身走向廚房。


審神者轉過身的霎那,他錯過了注視著自己、柔和得不可思議的一雙金色眸子。




TBC.

评论(1)
热度(24)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