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櫻初雨 下

注意事項:




〔Fate沖田總司 與 刀亂沖田組 與 審神者(ぐだ)〕


突然的腦洞產物


以Fate/GO為背景的沖田總司,總司my女神


腦洞super大+設定雜亂+OOC可能


Fate/GO第四特異點Clear,第五特異點未開的時間點


作者表示自己寫得很開心ˊˇˋ


總之別太考究,看看開心就好w






正文:




面前龐然大物化為塵霧消失的剎那,沒等少女英靈喘口氣,只聽到金屬掉落草地上柔軟卻沉悶的輕響,自己就被身披淺藍色羽織的少年幾乎是用撞的——抱了個滿懷。




「哇!這位小哥等等等等!!」




突然被陌生人抱難免會受到驚嚇,加上少年抱得緊緊讓英靈無法掙脫,沖田總司帶有求救的目光看向自家的Master,伊泉樹才開口要打刀放手。




「好了安定,別嚇著人家。」




大和守安定只得不滿的放開手,一邊的加州清光朝夥伴扮了個鬼臉。




新選組所發生的事一直是伊泉樹心中的一個疙瘩,不論在本丸或是在迦爾底亞,能夠自由穿梭兩個時空的自己不只一次的想像過,若是能夠相見該是有多好呢?




審神者招手示意一人兩刀過來,看著站在對面的兩方內心也十分激動。




現在什麼時空規則規定什麼鬼的去一邊吧!不管是誰做出來的事,他真的要感謝這天殺的美麗錯誤。




「…….沖田桑,妳相信付喪神的存在嗎?」




……………..。




「所以,這兩位…….是我的配刀嗎?!」




之前只隱隱約約查覺到怪異熟悉感的少女驚呼出聲,她像小孩子發現新玩具一樣,滿眼放光的拉起安定和清光的手興奮地搖來甩去,一邊拋出諸如”哇原來是真有這東西存在的呀”和”哇你們腰間別的刀果然真的是我的刀呢”的感嘆。




看著被前主人的話語弄得滿臉通紅的兩刀,伊泉樹不禁笑了起來。




「前輩,沖田小姐好高興的樣子呢!」文靜的瑪修見到這個歡樂的場景心情也開朗起來,不過她有個疑問需要解答。「但”付喪神”指的是…….?」




「啊,這個啊,付喪神在日本指的是某樣物品放久了,自然而然產生自我意識的存在。」




少年微微一笑。




「用瑪修熟悉的文化來解釋的話,就是守護的妖精。」




「這樣啊…..可是他們好像認識前輩?前輩是怎麼——」




「額、那個嘛……」頓時無法回答粉髮少女的話,幸好突然響起的電子嗶嗶聲解救了他。




『伊泉君!系統剛剛偵測到了時空裂縫,你們那沒事吧?!』




藍色屏幕內的男性一臉擔心,他身上的迦爾底亞醫生袍亂亂的像是匆匆忙忙穿上。




「羅曼醫生!我們沒事!」瑪修立刻湊近螢幕,換來醫生鬆了口氣的聲響,接著他隨口說了迦爾底亞這邊的系統已經開始自動修正,不要擔心云云。




——已經開始修正?




「羅曼醫生……請問什麼時候修正完畢?」




瑪修疑惑地抬頭望向身旁臉色沉下來的Master。




「大概再幾分鐘吧哈哈~畢竟不是太嚴重的問題——伊泉君怎麼了嗎?诶等等!別掛斷啊——……」




畫面重新變暗,瑪修這才看清反光面映出的、黑髮少年於心不忍的表情。




「……前輩,所以他們……」得要離開了嗎?




只見Master閉上眼睛,算是肯定了她的猜測。




「清光、安定,還有沖田桑。」




鼓起勇氣呼喚他們的名字,見鬧在一團的三人停下來一起看向自己,少年在心裡輕嘆著,硬著頭皮把接下來會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又再次地分別。




「因為分別屬於不同的地方,這裡的世界會將一切修正……包括,你們現在見面的記憶……」




眼睜睜看著面前的人們表情變化,身為Master和審神者的少年握緊拳頭——痛恨自己的無能及無力,向來感情豐沛的他早已濕了眼眶。「………對不起………….」




櫻髮英靈給伊泉樹一個體諒的微笑。




「嘛、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我們可以隨意控制的。」




「——別感到抱歉,Master。」




沖田總司才剛說完,大和守安定又再次撲向她——本來是下意識地做出了推開的動作,耳邊卻聽到了少年極為克制的低泣,她伸手輕輕地回抱了,就像以前在安慰屯所裡哭泣的孩子一樣,只不過搆不到頭頂,退而求其次的輕輕拍著寬卻清瘦的背脊安撫。




「よし、よし。」




在本丸,刀劍被賦予形體回到過去修正歷史,然而在這個時空裡英靈在未來被召喚,他們這個當下並不是處於”歷史”——在沒有改變”過去”的前提下,那麼此刻沖田總司與其配刀相見的前提,似乎成立了。




但終歸是不同的時空,兩條平行線雖然無預警的交錯了,本質就是兩條互不相干的線,原本就毫無相交的機會。




「清光,不去她那邊嗎?」




伊泉樹詢問著身旁的打刀,只見一直盯著少女的紅眸顫動了一下,低聲地回問這樣真的可以嗎,少年好笑又心疼的從他背後往前推了一把。




「可以的。」看到加州清光要哭出來卻死撐著的表情,想到關於他們所經歷過的事忍不住心酸。「……所以快去。」




然後黑紅色的身影亦跑向嬌小的少女。




一旁的瑪修偷偷的在盾牌後偷偷抹掉臉上的淚。




——僅此一次的、最初亦是最後的任性。




「能夠跟沖田君見面真是太好了呢!」


「能跟沖田君一起戰鬥什麼的——」




安定絮絮叨叨地說著,少女笑了。




「大和守安定一直是我的愛刀啊!刀法使得真的很不錯哦!我都嚇到了呢!」




笑著說好啦該把時間讓一點給清光的沖田總司,大和守安定聽話的放開手,女孩主動張開雙臂。




「……總、總司,」埋在前任主人的肩窩裡的加州清光哭成淚人兒。




「沒有陪總司妳到最後……總是想著當初我爭氣點,是不是可以多保護妳一點呢?……對不起……」




清光的斷斷續續的道歉著,少女抱緊對方軟語說著沒關係、沒關係。




「加州清光已經做得很好了,你是我認為最可愛的刀哦!」




然後空出手把兩位自己配刀所化的付喪神攬在懷裡,少女滿足的表情就如同擁有了全世界。




「所以,你們都是沖田總司最自豪的刀。」




幕末時期新選組的一番隊隊長終於流下了眼淚,懷抱著的身影化為金霧飄散在空氣中消失。












…………。




「阿勒,前輩!種火已經收集完成,是否該回去了迦爾底亞了呢?」




「是欸,那收拾一下——」瞥一眼不遠處堆放著的閃亮亮金色種火,伊泉樹伸個懶腰放鬆筋骨。




「沖田桑我們該走囉!咦?沖田桑?!」




只見正定定站立著的劍之英靈呆呆的回過頭,素淨的臉上竟是淚痕縱錯,嚇的瑪修和伊泉樹兩人趕忙上前關心。




「沖田小姐/沖田桑!沒事吧?!」




「啊……真是失態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怎麼會突然……」




英靈用衣袖迅速擦乾淚,露出燦爛的笑容。




「只是剛剛心裡突然有很暖很暖的感覺呢。」




「是嘛?」伊泉樹鬆了口氣,因為少女的笑容也展開笑顏。「想必很美好呢。」




「那、回去吧?」




「……嗯!」












END.










作者:




啊啊終於填完了QwQ


一邊碼字一邊自己在那邊快哭惹這樣QwQ



评论(2)
热度(14)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