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櫻初雨 上

注意事項:


〔Fate沖田總司 與 刀亂沖田組 與 審神者(ぐだ)〕

突然的腦洞產物

以Fate/GO為背景的沖田總司,總司my女神

腦洞super大+設定雜亂+OOC可能

Fate/GO第四特異點Clear,第五特異點未開的時間點

作者表示自己寫得很開心ˊˇˋ

總之別太考究,看看開心就好w




正文:



從多霧潮濕的倫敦回到迦爾底亞,在下次時空被所羅門王扭曲之前,伊泉樹終於可以難得的空下屬於自己的時間好好休息,也趁著空閒帶著瑪修和藉巡邏名義跟去的櫻髮英靈去取種火。


「沖田大勝利——!」

「哇,沖田桑真是好厲害呢!」


桃色的裙飛揚出眼前正值花季的少女的美麗,雙手捧著為數可觀的金色種火眼睛亮亮的,聽到黑髮少年發自內心的讚揚,少女英靈綻開了滿足的笑容。


「......但沖田桑身體還好嗎?有沒有不舒服?」


伊泉樹擔心的詢問著少女,得到了對方「是,身體沒有問題,還能繼續打呢!——咳!(咳血)」的回應後一臉果真如此的抽出手帕遞過去,看著英靈擦拭殘留在嘴角的血跡——


病弱A的固有技能確實令人頭疼及擔憂。


「......!前輩!」


冷不防的一凜,聽到遠處瑪修的示警,前方空間突然出現了裂縫,黑漆漆的洞裡出來的,卻是另一個世界的他所極為熟知的敵人。


「檢非違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兩個巨大且通體泛著不祥藍光的身影,整場壓迫的氣氛讓伊泉緊張的直冒汗。


——最討厭的高速槍和打擊強的大太刀。


下一個瞬間敵方展開攻勢,正趕來的瑪修還沒辦法支援,身後的劍士還正虛弱著,伊泉樹只來得及半展開魔法術式,刀光卻早已到喉前。


「Master!!!/前輩!!!!」


只聽到鐵器互碰的清脆一聲,有誰替自己擋下了攻擊,趁這空檔沖田總司連忙把伊泉拉離剛剛站的地方,少年覺得心臟嚇得都快停了,回過神來見檢非正和一紅一藍的人影戰鬥的難分難捨,伊泉樹再度受到了衝擊。


「——清光?!安定?!」睜大了眼看著這不可思議的景象。


「雖然長的不一樣,但是你是伊泉君對嗎?」

「笨蛋安定,這不是很明顯嗎!還需要問!」

「加州清光才是笨蛋不是嘛!」


較槍和大太刀的打刀畢竟細的多,硬碰硬的幾回合打下來兩名付喪神漸感吃不消,戰鬥的途中大和守安定分神這樣問了正楞著的伊泉樹,練度較高的清光正跟槍纏鬥著,聽到夥伴的問話忍不住開口回嗆。


「是,我是。」


「給我們指示吧。/給我們指示吧!」


不約而同的話語,審(伊)神(泉)者深吸了口氣冷靜,下達指令。


「改攻為守,方陣!再撐一下等我號令!」

「是!」


見兩刀方才的速攻改成保守而嚴謹的刀法,伊泉樹呼出一口氣,回頭轉向瑪修和沖田。


「前輩,這到底......?」

「Master,他們的刀法——」


「兩位先等等,我待會一定會解釋。」伊泉樹嘆了口氣,看向明顯震驚和疑惑的英靈。「沖田桑,恢復的差不多了嗎?」


「是,隨時可以戰鬥!」

「去幫助他們吧。」

「了解!」


——伊泉君、還沒好嗎?


因為自身的練度較低,比夥伴更陷苦戰的大和守安定開始輕微喘氣,戰局突然加入了一抹櫻色的身影,頓時感到的壓力減輕了不少。


「配合我。」少女在掠過墨藍髮色的付喪神背後時這麼說了。


「好。」


沒來由的服從了那人的命令,安定使著刀踏起了早已熟爛於靈魂裡的劍法起手式,一藍一粉的人影竟配合得天衣無縫,以那一位迅捷而聞名的刀法對他們來說,運用它就如同喝水般簡單容易。


早已解決掉高速槍的清光站在自家主人身旁,目不轉睛地只盯著英靈不放。少女戰鬥的身姿凜冽如寒櫻,整個人散發的氣勢,記憶中分毫不差的刀法—


他忽然有一種近乎偏執的直覺,她是自己心裡所想的那個人。


「樹!她是——?!」


另一邊的戰鬥中,安定聽到少女英靈的一聲「小兄弟,借過一下!」立刻後退。


他從一開始見到眼前這個人的瞬間就生出奇異的熟悉感。


「你把天然理心流的刀法使得很好。」少女朝打刀微微一笑。


還來不及震驚於少女口中說出的專有詞與稱讚,恍然間,英靈下一秒使出的招式令藍眸頃刻間溢滿水光。


「我閃耀光輝的秘劍,你就好好接下吧!」


冽如寒星的刀光出手快到眼花撩亂,但更吃驚的是整個動作竟悄無聲息。


—— 一步超越聲音,二步跨越無間,三步斷絕刀劍。


「無明——三段突刺!!」




TBC.


评论(4)
热度(15)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