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淺光]第二章. 撿拾

注意事項:


07-Ghost同人文,CP米卡傑×原創女主

OOC可能



正文:



「哈、哈啾!」


「斯卡,外套給。」坐在身後的柯納茲體貼地替少女披上外套,「需要點熱可可嗎?」


「謝謝你,柯納茲。」


夜色已深,在冬天晚上即使是開著暖氣的室內溫度還是低的可憐,感激的接過散發熱氣的杯子,甜甜的味道使因為冷而打顫的身體平靜了些。斯卡摸了摸自己被魔法染成黑色的短髮,不適應的苦笑。


「感覺真奇怪,而且脖子好冷啊……」


戰後敏感時期人口查緝嚴格,為了避免引起帝國的人懷疑及掩人耳目,夏洛特在參謀阿亞納米大人的指示下偽裝成男生並化名斯卡,以黑鷹部隊休加少佐表弟的身分進入士官學校。而因為離學校開學的日期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少女在阿亞納米身旁用見習的名義擔任臨時助理。


「怎麼會~小斯卡這個樣子很帥哦!」舔著斯卡特製草莓棒棒糖的休加拍拍她的腦袋,愉快的說著。


自從第一天柯納茲撿到斯卡後的日子,少女素淨的臉蛋表情變得相對少得多,跟其他人也總保持著若有若無的距離。但是當黑百合遞上天藍醬棒棒糖給她時,在眾人(不包括味覺遲鈍的柯納茲)近乎驚嘆的目光下安靜的吃完,認真的向正望著她的粉髮少年表達美味及感謝;柯納茲抱著一大疊資料走進辦公室時,斯卡會主動抱走一半並處理完畢;知道哈魯賽想當蛋糕師的夢想後,在阿亞納米派她出要塞辦事時順道經過城裡糕點店,帶回來材料讓青年盡情地做蛋糕,下午的時候便有新鮮的甜點可享用;發現軍中食堂早餐質量與營養不均衡之後,斯卡會早起為大家煮咖啡及準備早餐,黑鷹眾每天早上六點準時被咖啡香喚醒,一早醒來即是色香味俱全的營養早餐,飽餐後的處理公文的速度提升不少,聽說在她開始執行後休加再也不曾上班遲到了——這讓其副官減輕以往的額外麻煩外並表示相當欣慰。


與黑鷹相處這一個月以來,眾人的心被黑髮少女徹底擄獲。完全。


「唉,如果小斯卡真的是我的弟弟該有多好。吶吶,等你找回記憶恢復女兒身就嫁給我吧?」


「少佐請不要做無謂的妄想!」「休加找死嗎?」正窩在哈魯賽懷裡的黑百合和站在辦公桌前的柯納茲幾乎是同時發話,正幫著批改公文的斯卡聞言抬起頭,露出困惑的表情。


「即使不是真正的弟弟,但我現在的名義的確是哥哥沒錯嘛~小斯卡對吧!」


炫耀似的揚了揚手中的糖,墨鏡的遮掩下雖然看不到眼睛,但上揚的嘴巴充分顯示了黑髮男人愉悅的心情。面對一手摟住自己脖子的休加,過於親密的碰觸莫名的讓斯卡很不習慣卻意外的不抗拒,只得無奈一笑。


黑百合此刻一副很想衝上去直接把人拉開來的表情,「要不是全部人只有休加是黑髮,阿亞納米大人哪會把斯卡分配給你當名義上的''表弟''啊!」忿忿的在表弟這兩個字上加了重音。

 

「話說斯卡,為什麼會決定髮色是黑色呢?」


一旁一直笑瞇瞇的褐髮男人,在黑鷹裡職階為大佐的葛城桂木突然問道。「眼睛是藍色的話,我還以為頭髮一樣會是藍色呢!」


被問的斯卡就著被休加攬著的姿勢,無意識摩娑一下髮尾。

 

「這是阿亞納米先生提議的。那時候我問過他,得到的答案是似乎以前的我頭髮顏色就是黑色,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麼再次見到我就變成白色了。而且,黑色的髮色也不容易引起注意。」


回答著思緒就飄回自己染好顏色後去參謀辦公室報備時,銀髮男人眼中浮現的神色——斯卡她從不知道,原來人的眼睛裡可以承載如此多分量的情緒。不管是高興還是悲傷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與其他人們命名的更為複雜的感情交織在一起,她竟奇異的覺得和諧。


『嗯,果然黑色適合您。』


——就好像我自己真的也曾有過一樣。


被這剎那而來的想法嚇了一跳,斯卡連忙搖搖頭把它甩出腦袋,但這動作卻讓柯納茲以為她被休加勒的難受連忙把人拉開,著實令休加傷心了好一把。


「原來是這樣啊!低調點也對。」葛城桂木笑笑。「不過黑色嘛,也很好看哦。」


「….…謝謝大佐。」突然被人稱讚少女的臉忍不住飄起紅雲,可愛的讓其他人就要像現在某位少佐撲上去緊緊抱住。


「哥哥抱一個!!小斯卡好可愛啊!!!」


身為副官的柯納茲覺得打從斯卡來到黑鷹後,自家長官不為人知的某種屬性似乎甦醒了……?


一整天處理公務下來,金髮少年忍不住疲累感打了個呵欠,習慣性的看向辦公室牆上掛著的時鐘。「啊、快要凌晨2點了。」


「今天是輪到斯卡小姐去催阿亞納米大人就寢?」一旁的哈魯賽抱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黑百合提醒道。


「是的。」


「哦哦,是第一次吧?要好好看著小阿亞確實睡著唷!不然他又會跑去辦公啦~」


「好。大家也快去睡吧,今天辛苦了。」


朝眾人揮揮手,黑髮少女揣上保溫罐就走了出去。葛城桂木目送嬌小的身影消失在門框邊,不禁發出真是好啊的感嘆。


柯納茲注意到葛城桂木的反應,「葛城大佐?」


「這孩子…….在哈魯賽那邊聽說了阿亞納米大人最近睡眠時間太少而且質量也不好,特地早上跑來找我學安神茶的泡法呢。」


「诶——那還真是溫柔啊。真不知道小阿亞從哪修來的福氣~這麼好的孩子也不早點讓我認識!」


「少佐請盡快就寢,少在那邊抱怨,明早有軍部會議。」


「柯柯柯納茲茲茲茲茲~ (淚)」




×××




叩叩。


「進來。」


隨著清冷的聲音踏進參謀辦公室,見黑髮少女走了進來銀髮男人擱下手中的筆,伸手揉揉痠痛的眉心。看阿亞納米顯露出些微疲態,斯卡默默走到桌旁遞上保溫罐。「今天是輪到我提醒您睡覺了。」


「是嗎。」他自然的打開了蓋子,頓時滿室舒服的芬芳。「——這是桂木的安神茶?不對,還加了薰衣草……是妳泡的?」


「是的。」


「謝謝。」


「…….不會。」


直率地向少女道謝,後者腆著張臉支支吾吾的,有趣的反應讓阿亞納米忍不住打開鎖死的眉,今天一整天的會議和公文積在心頭的壓力奇異的隨之消散。


男人闔上手上的資料夾。


「應得的道謝就坦然接受。」


斯卡愣了一下,她沒料到他會說出這樣子的話。「…...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情。話說回來,希望阿亞納米先生您能早點睡,睡眠時間那麼少身體會受不了的。而且您的黑眼圈——」

 

每天晚上兩點就寢,四點就準時起床辦公——該是多麼認真的人啊,看著這樣的阿亞納米斯卡就忍不住的心疼。剛遞上的茶裡頭特地加的薰衣草效用就是安眠,她私心的希望這好聞的味道能讓他可以睡得再晚一點,那怕晚個幾分鐘也好。


阿亞納米聽著面前嬌小的人兒義正嚴詞的說教,知道她是為了自己好所以並沒有打斷,但當講到休加大大超過了自己的身高原因就是晚睡早起時,他忍不住眉頭一揚。


「我已經夠高了,休加那是賴床。」


「是這樣沒錯,可是——」


「停止。」銀髮男人抬手表示他不想聽,雖然來自自家屬下們的關心從沒少過,但是這樣毫無保留的碎唸已經太久沒有經歷了。


久到連他自己都快忘記了。


看向突然意識到自己無禮而道歉的斯卡,冷冽的紫眸目光微動,不可抑制地想起那個對他而言過於悠久的時光。


如同玻璃般透明的世界裡,四個人在一個美麗的花園。


走在最前面的女孩長髮飄揚,朝後頭的三位笑的燦爛;中間的少年掛著溫暖的笑容牽著露出清淺微笑的少女;而走在最後的青年沒什麼笑容,可是細看的話就會發現眼角的柔軟。


——和諧的就像一幅畫一樣。


阿亞納米的雙手不可控的向斯卡伸去,而因為道歉低著頭的斯卡並沒有看到男人的動作,遲遲等不到回應的她一抬頭便被擁入了一個帶著冷香的懷抱。


「……诶?」斯卡明顯被這出乎意料的舉動嚇一跳,愣了好一會才蹦出無意義的單詞,卻發現抱著自己的男人雙臂收得越來越緊。


——唔、好難受……


就當她準備抗議的時候,阿亞納米開了口,立刻讓少女停止所有動作。



『夏娃。』



——夏、娃?


陌生卻熟悉的名字在腦海激起一道微微的波浪,遺憾的是它一剎那如流星太快速的劃過,斯卡來不及去捕捉便已消失殆盡,黑髮少女只得默默在心裏嘆氣。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閉上眼,把抵在阿亞納米胸膛前的雙手抽出,雙手覆上了寬厚的背——小小的手彷彿用盡所有力氣般回抱高大的男人,努力的向他傳遞著什麼。


「夏洛特?」阿亞納米微微僵了一下。


被喚出本名的人兒並沒有回應,她只是默不作聲的拍了拍男人的背。並非不想說話,斯卡覺得這個時候任何話語都不適合說出口,無言的安撫或許是最好的回答。阿亞納米似乎是感應到了,隨即把抱緊斯卡溫熱身軀的力道放鬆了些許,冷如寒冰的紫眸增添了幾不可見的暖色。


他想起那時的夏洛特也是如此的——


懷裡的少女在耳邊說了,「阿亞納米先生,我認為您該去睡了。這樣的話明天我可以晚點叫您起床嗎?雖然這樣做的話,公文會改不完……」,暖暖的氣息像隻幼貓收起指甲的爪子輕輕在心裡抓撓了一下。


——有些彆扭的、卻深深關心他人的、真誠的溫柔。


「……知道了。」似乎聽到阿亞納米輕嘆了口氣鬆開雙臂,緊接著斯卡的頭被輕拍了兩下。


「妳也早點睡。」


說罷轉身離開參謀辦公室,驚訝摀著頭的斯卡覺得自己看到一瞬間轉身的長官嘴角似乎帶著笑容一定不是錯覺。




评论(2)
热度(2)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