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淺光]序章. 宛如當初所仰望的天空

注意事項:

07-Ghost同人文,CP米卡傑×原創女主

OOC可能



正文:



「嘿!妳等我一下啦!」

 

 

從背後傳來了聲音,我在心裡默默嘆了口氣,面無表情的看著你開心的跑到我身邊。

 

 

那個傢伙該說是天真好呢還是老好人,前幾日只不過自己順手幫了點小忙,就似乎被擅自認定是朋友了。

 

 

「今天的夕陽真美啊!我一看到這個顏色就覺得格外安心。有種『今天也盡力了!好,回家吧!』的感覺。」

 

 

你指指此刻被渲染成溫和橙色帶了點燦金的美麗夕空,揚起了你總是開朗無比的笑容。

 

 

「……我們不熟吧?」

 

 

查覺到我些微抗拒的表情,你尷尬的下意識摸了摸後腦勺,但下一秒還是微笑了。

 

 

「別這麼說嘛,我只是想當一個道謝的人哦!對了,這個給妳。」你從包裡掏出一包餅乾,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塞進我手裡。「謝禮,要全部吃完不能丟掉唷!」

 

 

我看著手中的餅乾,淡淡的甜香散開,讓我愣了好一會。

 

 

——啊,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要道謝呢…….

 

 

「謝謝…….」

 

 

「不客氣~」你的臉上綻開燦爛的笑容。

 

 

「那個,老實說之前就想跟妳做朋友來著,只是一直都沒機會呢…..所以現在,」說到一半停了下來,你輕咳了幾聲,臉有點紅。「妳…..願意當我的朋友嗎?」

 

 

——明明沒有資格。

 

 

"朋友"什麼的。

 

 

——不行的啊。

 

 

「我是主管"緣分"的神哦。你不會忘了我的懲罰是什麼吧?我不能擁有羈絆,這是天界長的交代。」

 

 

停下腳步,話才剛落卻意外的看見你驚訝的發出「咦咦?!」的聲音,我又暗暗嘆了口氣。

 

 

這貨該不會根本不知道我是誰吧。

 

 

「不對不對——這樣也太奇怪了吧!為什麼不被允許擁有緣分呢?明明是"緣分"的神欸!」

 

 

「職務需要,而且這是命令。」

 

 

——聯繫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同時也將其切斷。

 

 

「在我很小的時候,有一次看到人間一對非常恩愛的情侶,那時發生的戰亂卻讓他們分開了。費亞羅連的本子上寫著一個必須得死,但是我不忍心,沒有斷開緣,卻讓那對情侶一起死了。不該死去

的靈魂遭到回收,天界長很生氣,就懲罰我不許擁有緣分,即使我是司掌緣分的神。」

 

 

——我害死了一個寶貴的生命。

 

 

「….即使當時妳還是個孩子?」

 

 

「即使我還小不懂事,但犯了錯就必須受罰。」

 

 

我輕輕說道。望向你一臉震驚的樣子。

 

 

「奉勸你,離我遠點。」

 

 

——總該退縮了吧?這傢伙。

 

 

「我的故事說完了,再見。」

 

 

轉身抬步就走,突然間一隻手伸了出來抓住我的手腕。我驚訝地回頭,對上的是你毫無怯意的暖金色雙眸。下意識地想甩開,可是你抓得緊緊的手不肯放鬆。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剛說過了——」

 

 

「我叫布蘭,妳叫什麼名字?」

 

 

「哈?我叫夏洛特….可是你為什麼——」

 

 

「好,互相交換姓名就可以了!以後我們就是朋友啦!」

 

 

搞什麼。我皺眉,好久沒有過的惱怒在臉上嶄露。

 

 

「喂。」

 

 

你揚起眉,好聽的聲音帶著愉悅。「我叫布蘭,可不是什麼"喂"啊。話說夏洛特,妳終於露出第一個表情了。」

 

 

——咦?

 

 

我摸了摸臉,疑惑的看向你。你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伸手放在我的頭上。

 

 

「別總是冷著一張臉嘛,明明很可愛的說。」

 

 

——剛、剛剛是不是被、稱讚了?

 

 

「啊、夏洛特妳的臉好紅啊!」

 

 

看著你像發現什麼新寶物般的湊至眼前,我把臉撇過去掩飾自己的不自在。從小到大,還沒有人稱讚過我呢……原來是一個如此令人喜悅的一件事。

 

 

握緊手中的餅乾,瞥向你燦爛的笑臉,覺得自己心裡的某個地方被悄悄地融化了。

 

 

可是天界長的命令由言在耳。

 

 

我、果然是不想別人因為我的關係受到牽連、受到傷害。

 

 

「朋、朋友的話還是別——」

 

「理由~」

 

「我的個性不好…….」

 

「朋友本來就是要包容嘛。」

 

「沒有交朋友的經驗……」

 

「沒關係啊,我們可以慢慢來熟悉對方哦。」

 

「呃,我很笨——」

 

「這不是理由噢。」

 

 

——唔。

 

 

看向我明顯還想繼續編理由的表情,你不禁哈哈大笑,放在我頭髮上的手使勁揉亂。「我們只要別被發現就好啦!夏洛特妳就別擔心了,吶?」

 

 

燦爛的笑容就像太陽一樣,我從來沒看過有什麼人,曾對我做出這種表情——

 

 

不禁、看傻了。

 

 

完全的熱度,滿目的耀眼。

 

 

「不是這樣的……」

 

我緊張的絞著手指,聲音聽起來一顫一顫的感覺自己好像笨蛋。「因為你太溫暖了,就像遠方不可視的境界線。」

 

 

「我、我覺得我並沒有跟你做朋友的資格……」

 

 

——太遠了。

 

 

長久的獨自一人,早已忘記與人相處的應對。

 

 

視線飄忽著在地上遊走,慌亂的一眼也不敢知道對面那個人的表情。

 

 

「資格什麼的,只是妳自己畫地自限畫出來的吧?」

 

 

我愣了一下,驀然抬起頭看向你。只見你眼中的光芒越來越奪目,帶著氣憤及一些我未知的情緒大聲說了。

 

 

「交朋友這麼簡單的事,不需要談資格啊!笨蛋!」

 

 

「即使破壞規定,我也會一直陪著妳的!」

 

 

一口氣聽完你說的話,愣愣的完全說不出話來。似乎發現自己的失態,你不自然的紅著臉輕咳了下,「那個,不好意思呢這樣吼妳……我只是覺得一個人太……」

 

 

話語在這停止,你搔搔燦金色的短髮露出困窘的苦笑。我們突然陷入了沉默,你抿著唇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我試圖在這安靜的時刻平復翻滔的思緒。

 

 

「吶,」

 

 

最終打破膠著的空氣,即使沒有視線相對,你一瞬間投射過來的目光讓我更緊張了,照著以前在書中裡結交朋友的情節戰戰兢兢的伸出手。

 

 

心跳跳得好快。

 

 

「以後請、請多多指教了,布蘭。」

 

 

因為低著頭,我沒有看見霎那你的笑容有多驚喜。

 

 

「請多多指教!」

 

 

兩隻手相握。





作者:


當初2010年07-Ghost這部動畫給我的感動,因此誕生了"淺光"。

這篇文章構想很久,從初中完成初稿,不滿意修個不停......一路到現在大學,斷斷續續的寫,後來想想,只是想說把當年帶給我的那種心情記錄下來罷了。之前一直堆在痞客想說搬到這放著,假如有人喜歡就更,乏人問津也沒關係,就權當我個人曾經青澀的記錄吧(笑



评论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