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枯萎之時

注意事項:

大和守安定x男審神者

OOC可能

BE注意




正文:



披著標誌性淡藍色羽織的身影跪坐在審神者身側,似乎沒察覺握於掌心間的溫度漸漸冰冷。

 

「抱歉……」

 

「我不要道歉。」

 

少年殘破的身體、如同破布娃娃般躺在血泊中的身影映在睜大的湛藍色雙瞳上。

 

「……不要道歉。」咬著牙又說了一遍,語氣終於出現了一絲打顫。

 

「這種傷!應該可以治好的!!我、我們立刻回本丸的話……!」

 

「……安定。」

 

嗓音因為失血過多顯得有氣無力,望過來的綠眸有著令人絕望的釋然。

 

大和守安定望著懷裡重傷的主人,想說些什麼卻無法組織語言,就像當年沖田總司去世那樣,一切結束的時刻誰都沒想過會是這麼快到來。

 

——我愛的人、一個一個的,都是這樣輕易的被奪走。

 

感到手被輕輕捏了捏,安定回過神,伊泉樹面帶微笑——他們之間這個小小的舉動表達的意思是,要對方安心的咒語。

 

「總有一天終會分離……安定一定比我清楚對吧?」

 

「即使是這樣的結局,可是我很感謝哦,真的。」

 

幾乎整個人如同泡在血中的少年虛弱地朝打刀微笑。

 

「所以,安定能幫我道別嗎?…..再見的話由我說出口,可信度真的很低呢。」

 

「…….真狡猾,看準了我一定會答應。」

 

大和守安定咬著牙說道。審神者很少求他什麼事,讓安定違逆不得。

 

「樹。」

 

成功收穫來自那人驚訝的眼神,這是成為他的刀後一直到確定彼此關係,首次呼喚那人的名字。黑髮少年蒼白的臉上飛過一抹淡淡的赭紅,這一點紅讓他看起來終於有了點生氣,他嘟噥著居然這時候才願意叫我的名字你才狡猾的小小抱怨,安定發現自己心臟像被什麼刺了一下。

 

「直到最後——僕を……愛してくれるのかい?」

 

要讓淚留在眼眶最好的方法是仰起頭,但是他捨不得移開視線——雖然早已約定好直到最後一刻都要保持笑容,但他發現這實在太難了,他做不到此生至愛之人將死還可以強顏歡笑。

 

所以乾脆的放棄了,任由淚水安靜的滴落。

 

「……愛してる。」

 

好痛。

 

「…….ずっと…….」

 

我愛你。

 

「僕も…….」

 

溫柔的呢喃著,在一聲輕嘆後氣息融化在唇間成為寂靜。




END




作者:

從四月卡到昨晚,6-1終於過了嚶嚶嚶Q口Q

答應的給隊長安定的祭品酬勞(安定表示居然是BE請作者小心自己腦袋

設想的是,對上歷史改變軍最終一戰將勝利之時因為刀們沒注意背後的偷襲,只有審神者注意到,然後審神者奮不顧身的擋在前面,最後被敵軍後心刺穿而死的情境。

挑戰了一下悲劇的寫法.......想營造一種悲傷卻幸福的曖昧氣氛......真難啊(嘆氣

如果在文中感受到了,即使只有一點點我也會很開心(笑



评论
热度(12)
  1. 天下永安穆月 转载了此文字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