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關於雙方都不知道的雙箭頭 上

注意事項:

此篇為[關於單戀]的安定視角所敘述的故事

OOC有

無其他cp向



正文:


01.

 

——對於伊泉樹的在意,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今日被審神者拜託了與加州清光清掃庭院散落滿地櫻花的工作,拿著掃把的大和守安定聽著夥伴碎念這差事比佃當番好多了,藍色的少年默默的裝作認真掃花,實則視線偷偷瞟向一個方向——半掩的門內,有著正低頭批閱文件、黑髮少年的美好側影。

 

微風陣陣,把一點自己的思緒伴著粉嫩飄向心中所想之人。

 

「安定!我把花拿去埋好了!……大和守安定?」清光拿著掃把從庭院另一邊走近,打算告知一下櫻樹下還在掃花的人,喊了好幾次後者都毫無回應的意思,黑紅色的打刀順著那人的視線望過去,頓時吃味起來。

 

「嘿~嘴上總掛著沖田君的你,也有把目光放在別人身上的一天啊。」

 

「!!!加州清光!」

 

刻意在安定敏感的耳朵旁說話,溫熱的氣息讓綁著馬尾的男孩立刻惱羞的摀住要害,迅速離罪魁禍首好幾步遠。

 

「殺了你哦!就說了別在我耳邊說話!」語氣因為剛剛夥伴說中的心裡話,微微的震盪。

 

清光吐槽,「是你一直在發呆的錯吧,我叫你叫了好幾次,你都沒聽到不是嗎?」嘴角連帶著下巴邊的痣微微勾起,形成了一個近乎挑釁的笑容。

 

「別對樹有什麼非分之想哦。」

 

「哈,他沒有沖田君重要,少在那邊揣測。」心下微慌的轉過身,話語中竟流露出安定自己也嚇一跳的未知情緒。

 

沒想到安定把話講得這麼決絕,饒是彼此認識已久,清光也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

 

「臭安定,就算在你心目中比不上總司,但是他好歹也是我們倆現在的主人。」秀氣的眉微微皺緊,看向安定的紅眸目光中帶著譴責,視線強烈的讓背向夥伴的安定都能感覺到實質的壓迫,無話可接的他只得沉默。

 

——因為加州清光說的,完完全全都是”事實”。

 

沉澱了百年的時光,好不容易再度現世,這一切皆建立在審神者的靈力上——如果沒有他,別談可以戰鬥了,連化成人形擁有珍貴的五感來感受世界都做不到。

 

就憑這些大和守安定是心存感謝的,而他的審神者衷心地喜愛著本丸所有的刀劍、那樣全心的愛著。被誰如此真心的相待哪會有什麼其他心思? 

 

——所以,就可以忘記沖田君了?

 

安定咬緊牙。他真的不懂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明明在伊泉身邊,是很幸福的——

 

安靜了好一會,終於清光的視線軟化下來,伸手拍拍少年穿著熟悉淡藍羽織的肩膀轉移話題,「…….算了,掃完花了,去跟樹報告吧。」後者的視線才從方才下意識緊盯的腳上木屐移開。

 

「……嗯。」

 

才剛拿起倚靠著櫻樹的掃把,審神者的房間就傳出大叫著「鶴、鶴丸國永!!」的少年嗓音,嚇得安定顧不得清光喊他的名字趕緊跑過去。

 

——才不是擔心。

 

越靠近就看到純白的身影與墨黑色的髮絲在霎那間交錯後分離,那人睜大眼,鶴丸似乎說了些什麼,樹顯然還在發愣,只應了一聲,安定聽不清。

 

瞬間有什麼,就要從紛亂的心中破土而出。

 

「……伊泉君,我們掃完花了哦!」

 

刻意的提高音量,立刻吸引了那一人一刀的注意,黑髮少年的雙頰浮現難得一見的漂亮暈紅,安定看在眼裡突然覺得刺眼無比,只見樹微不可見的推了一下鶴丸,朝他尷尬一笑。

 

後來趕上的清光似乎生氣的叫了什麼,安定自動忽略了。「……鶴丸先生,您是要首級掉落而死還是首級掉落而死呢?」

 

太刀的嘴角微微勾起,大手一撈把正在發呆的纖細身軀圈在懷裡,樹再次臉紅了,鶴丸說道「可是,我只是幫他拿掉花瓣而已啊?」後,在加州清光和審神者都沒注意的剎那,金色的雙眼直直望向安定,意味不明的笑著無聲開口。

 

 

『膽小鬼。』

 

 

 

——然後打刀的理智線硬生生的斷裂了。

 

身旁的清光似乎也爆發了,一陣混亂中伊泉樹忍不住嚴正的制止他們拔出刀來破壞本丸,鬧劇才結束。事後回到房間,加州清光打趣了他一句話。

 

『大和守安定,還說不重要?你因為他而生氣了啊。』

 

面對毫無相關的人心情會如此劇烈的波動嗎?一定是不會的吧。

 

——沖田君,我搞不懂了啊。

 

 

 

02.

 

一旦意識到了,便會想要了解更多。

 

大和守安定自認為自己不會逃避,人類的生命有多麼短暫,早在當年屯所裡前一刻還談笑風生的隊士下一秒血沫飛濺的時候,甚至於沖田總司去世的時候,就已經深深的體會到了——死了就是死了,時間不會倒退重來。

 

可是他以為他早已放下這一切。

 

不論是初見時少年眼睛發光似的瞧著自己:「嘿嘿,你就是大和守安定!真是把漂亮的刀啊!可以叫你安定嗎?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哪。」、出陣時總是把自己放在隊長那份倚重、從現世帶回的點心總是瞞著短刀們為遠征的自己留一份、顧不上其實只是輕傷依舊固執的拉自己去手入室、或是漫天櫻舞中回頭望著自己說了「安定能降生於世來到我身邊,真的很感謝。」的微笑。

 

在無盡的黑暗中見到了光明,來到伊泉樹的身邊,那個深愛著刀劍們的他,盡其所能的呵護、敬重每一把刀的他,安定來到他的本丸後的每一天,他用剔透的藍眸捕捉著人類少年的笑靨,漸漸對那人擁有了”愛”,可是打刀從不知道,這份愛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愛。

 

——喜歡…….嗎?

 

與沖田總司對安定的態度驚人的相似,可是敏感的打刀總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同,然而彷彿剔除了沖田總司在大和守安定心中的地位,這種被代替的恐慌感緊緊拴住了他。

 

——這樣對伊泉君公平嗎?

 

初化人形,安定是第一次思考所謂對他而言太過複雜的感情。

 

一天夜色已深,睡不著的安定索性爬起來坐在門前,輕輕開了點縫讓月光溜進房裡,黑暗的和室內頓時添上了清冷卻溫柔的微亮。

 

「安定?」輕手輕腳的還是把臥著的人吵醒,今日被安排到一軍走了三遍厚樫山實在累得夠嗆,清光好聽的嗓音還帶著濃濃的睡意,安定回頭看到他打了個無聲的呵欠。「怎麼醒來了啊……」

 

「……想起沖田君了,所以睡不著。」

 

向後靠上牆壁,他們倆之間任何一人提到前主人,氣氛極少是輕鬆的,安定輕嘆了口氣,共事同一個主人又相處了這麼久,他決定把想了好久關於自家審神者的煩惱告訴他。

 

「喂、加州清光,既然醒了就問你件事。」

 

「…….唔,好啊。」沒睡飽的加州清光還暈忽著。

 

「我啊……還是喜歡沖田君來當我的主人,伊泉君的話我就當這充其量只是工作——」

 

聽到安定這句清光整個人都清醒了。「喂,臭安定,說這什麼話!」

 

「伊泉君他沒有危機意識、性格太過軟弱、對我們雖然很溫柔但太遲鈍也實在是……他比不上沖田君,如果可以的話,不想讓他當我的主人啊。」

 

沒料到夥伴如此牴觸現在的主人,剛想罵他清醒點但忽然轉念一想,這傢伙可是見證了前主幾乎大半個人生直到那人入墓,怎麼可能輕易斷開這麼久以來的思念?清光張了張嘴突然說不出話,定定的望進蔚藍的眸子。憋了一下才開口。「……喂,你是認真的?」

 

話音甫落離這裡不遠的走廊突然傳來咕咚一聲,看來是有誰跌倒了。

 

清光直接越過坐在門邊的安定探頭出來。

 

「樹?!大半夜的怎麼會在這裡?還好吧?」話題中的主角被提到,安定心下剎那開始慌亂,跟著清光跑出房間,看到的是伊泉樹穿著浴衣跌倒在毛巾堆裡,頭髮亂糟糟的光景。

 

「……想倒水喝卻被毛巾絆倒了呢哈哈,我沒事哦。」

 

——他聽到了嗎?伊泉君是不是聽到了?!

 

明明是這麼的慌張,但表面上只是微皺起眉頭,語調平穩的朝坐在地上的那人伸出手。

 

「……沒受傷吧?伊泉君。」

 

然後安定看著少年默默地低下頭,抓緊了上衣胸口的布料。

 

「謝謝你安定,我可以自己站起來。」

 

伸出來的手被委婉地拒絕了,伴隨而來的失落感居然比安定自己所預料的還要劇烈。

 

樹並沒有等打刀的手收回來就逕自站起,「早點睡吧,我回去了。」像逃跑般的速度往自己房間去,安定沒看清那人臉上此刻到底是什麼表情,伸出的手這時才慢慢收起來、握緊。

 

「跑了呢。」

 

清光在旁看完了全程,說出來的結果讓安定忍不住想直接往那張臉上揍一拳。

 

「然後?剛剛你說什麼主人的事,是認真的嗎。」

 

「嘖,好好聽人說完話會怎樣嗎?加州清光。」安定嘆了一聲。「我想接下去說的是,不想讓他當主人,而是——」

 

彆扭的抓了抓頭頂讓放下馬尾的髮絲更加凌亂,大和守安定覺得本該還是相當寒冷的春天晚上,莫名其妙的溫熱起來。

 

「——想跟伊泉君成為戀人這樣的想法……會很奇怪嗎?」

 

「哈?」清光發出不知是驚愕還是呆掉了的一個音節。 




TBC.


评论(6)
热度(18)
  1. 一叶之秋穆月 转载了此文字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