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深陷刀亂坑
本命是安定哦////(#

關於單戀 下

注意事項:

大和守安定x男審神者

OOC可能

爺爺助攻again

捏造有

視角切換有



正文:


聽到三日月口中說出的名字,樹反射性地抬頭,看到一邊說著失禮了邊拉開房門走進來的大和守安定,一時間說不出話。

 

「——被發現就沒辦法了,謝謝您三日月先生。」

 

深藍髮色的男人起身,「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啊。」

 

「好的。」

 

「咦……等等,爺爺?!」

 

樹連忙叫住三日月,只見後者回頭以袖掩嘴,眼底的笑意卻絲毫沒有遮掩。「年輕人的事情,爺爺來插手可不好呢。」完全無視了來自審神者發出的求救訊號,逕自告辭並拉上了門,留下一室沉默。

 

完全不敢看向正站在離自己只有幾步之遙的安定,心中一片混亂的黑髮少年摀著頭,覺得頭更痛了。

 

——怎麼辦……好尷尬…….這裡有沒有什麼地方能躲?

 

用眼角餘光打量自己周圍,審神者認真地思考著逃生路線。

 

門?不行。

 

窗?啊該死,這裡哪有什麼窗戶,我在幹嘛…….

 

——那麼就只剩下那個了!!

 

「安定。」樹鼓起勇氣從床鋪站起來。

 

那人好像沒料到少年會突然叫他,有些驚訝地睜圓雙眸。「嗯?伊泉君?」

 

「我、我剛剛想起有事要辦!所以真抱歉!先行告辭!」

 

然後大和守安定眼睜睜地看到自家主人迅速跑向衣櫥躲起來的奇怪畫面,「欸?!等等伊泉君!你在那種地方要辦些什麼事啊!快出來!」速度之快讓他根本來不及阻止門被闔上。

 

伸手扯了扯門環發現樹從裡面緊緊拉住,不希望以蠻力打開的安定嘆了一口氣,放棄拉門,把手輕放在門上。

 

「——伊泉君。」開口喚他。

 

「…….是、是的?您有什麼事嗎?」……都緊張到用敬語了。

 

「請出來,我有話要說。」

 

「…….請恕我拒絕。」

 

不出所料被拒絕了,安定做了個深呼吸。他知道那人是要讓自己知難而退,但是錯過了這次機會,天曉得這次又要幾天才能再見到面好好說話。

 

——躲迷藏的遊戲已經結束了。

 

「那就這樣聽我說話好嗎,伊泉君?」

 

「你這陣子一直在躲我,是因為那晚我跟加州清光的對話嗎?」

 

門另一邊的人沒出聲,安定就當樹默認了,繼續說下去。

 

「我想是不是你誤會了什麼,所以——」

 

身處在黑暗中的樹緊拉著門。「…….什麼啊,這是同情嗎。」

 

樹覺得有股怒氣升騰上來,他努力地想證明自己,可是剛剛說的那句彷彿否定了一直以來的心血。——「是爺爺還是鶴丸叫你這麼說,好讓我休息嗎?」

 

聲音漸漸提高,在這毫無光線透進來的黑暗裡,隔著薄薄的木板,他第一次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安定,我不是沖田總司。」頭痛的要死,少年因疼痛眼眶蓄滿了淚水。「我沒辦法向沖田先生那樣劍術高強,不能好好握著你(刀)揮向敵人,我也沒有那時代的人擁有戰亂中的堅強意志,我有的只有和平下有的懦弱及逃避!可是正因為嚮往那樣的意志,所以想要你的肯定!……我、一直認為後天努力總可以獲得回報,但是你那天說了不願我當主人,你要我怎麼辦?我也只得逼自己更勤奮!才不想被你看扁!」

 

站在外面的打刀徹底愣住,聽完這一席話後,秀氣的眉緊緊鎖起。

 

「……伊泉君,我不值得你這麼做啊……」

 

「笨蛋,哪裡不值得了!」

 

心跳得好快。

 

「就憑我喜歡你啊!大和守安定!」

 

黑暗的衣櫥空間狹小又悶,樹好不容易喊出這句話幾乎耗盡了自己的氣力,漸漸的呼吸不過來,手滑離了原本死守的位置。

 

打刀聽力本就敏銳,安定只聽見輕輕咚的一聲,慌忙打開衣櫥的門,黑髮少年的身子就軟軟的倒在他懷裡,不尋常的高熱及臉上的紅暈無一說明了那人正在發燒的事實,安定碎唸了一聲你才是笨蛋,邊抱去床褥上替少年掩實被子。

 

——為了我這種難用的刀……你啊,真是固執呢。

 

被喚醒前,記憶還停留在蒼白枯槁的病容,緩緩蓋上的白布,靜靜躺在棺木裡的那副令自己絕望的模樣。

 

他慶幸並且忌妒著加州清光,夥伴不必親眼見證主人生命的終焉,心中至少還可以留著那麼一絲盼望和念想,而自己雖然送了沖田總司最後一程,但卻被狠狠剝奪了那份希冀。

 

直到遇見名為伊泉樹的少年,他的世界才終於露出熹微的光。

 

熟悉的悶熱及昏暗中,自飛散的櫻花中睜開眼簾的第一眼,看見的是黑髮少年微微睜大的乾淨綠眸,及毫不掩飾的喜悅。對於大和守安定——幕末時代新選組人人持有,還是用來試斬屍體聞名的量產刀來說,普通老百姓看到或聽到他是恐懼或嫌惡,浪士們當他是保命的工具,用壞即丟亦不會心疼。某種層面來說,安定覺得清光真的跟他很像。

 

——可是,只有沖田君,好好地對我說了『真是漂亮的孩子,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吶。

 

從此大和守安定成為了那獨一無二的"大和守安定"。漫長的歲月以來,伊泉樹是第二個對自己擁有"大和守安定"這把刀而由衷感到高興的人。

 

——不由得放在心裡了。

 

如同少年追逐著打刀的背影,打刀亦默默捕捉少年的笑靨。

 

那人珍惜著本丸裡所有的刀劍,出陣時若那地區洗溝已久,只要隊伍裡有刀中傷,即使即將抵達王點他也會立刻返回本丸替他們手入,造成了推圖相當慢,但戰績裡沒有任何一位刀劍男士斷刀過的紀錄。

 

雖然少了勇往直前、不顧後果的決斷,但是這份溫柔吸引著安定,等他察覺到時,已經深深地陷進去無可自拔。就例如樹跟鶴丸有很親密的動作時、三日月可以隨意地摸頭、螢丸和短刀們自然的討抱也好,每當看到就心情煩躁。

 

長久以來共事的清光當然發現了伙伴的心思,數次的追問下安定煩不勝煩,終於在那天夜裡他一口氣下意識地對清光說了類似實話的反話,結果就被當事人聽到了,反而變成現在那人一直逃避一直勉強自己的局面。

 

「那天說的才不是我真正想法呢!也不是什麼同情!伊泉君你啊,不好好聽別人說完話可不行吶。」

 

大和守安定瞧著褥子上安眠的人兒,心下一片柔軟。

 

「——如果可以的話,不想讓你當我的主人——」執起少年溫暖的手,近乎虔誠的將之抵在額上。

 

「…….而是想要成為戀人呢。」

 

心臟鼓譟著對少年的喜歡,這種心跳大聲地好像對方也能夠聽見似的,安定相當緊張,只好深深呼出一口氣平靜自己的思緒。

 

然後他終於想起樹大概是睡著了,心情如果吹飽氣的氣球又被放開般令人失落。「嗯……也對呢,伊泉君沒聽到我還自顧自的…….」第一次的告白不但被搶先了,自己的喜歡也沒有被聽到還算什麼呢,安定自暴自棄的想著。

 

但他抬起頭的時候,一雙綠眸折射著來自外頭月光,看著自己安靜的掉淚。

 

眼睛睜大。「你、你都聽到了?」

 

「……嗯,聽到了。」方才閉目養神一會頭痛感覺好很多,樹慢慢坐起身,看著深藍髮色的少年臉頰染上淡淡的櫻色,覺得無比滿足。

 

——喜歡上某人,被某人喜歡……真是件幸福的事。

 

被巨大的幸福感淹沒,樹抬手想用衣袖擦掉眼淚卻哭得越來越兇,安定頓時不知所措的上前抱住一哭起來止不住勢的審神者。「別哭、別哭啦…….」

 

好不容易安撫好懷裡的人,安定再度開口,語氣變的嚴肅。

 

「所以,答覆呢?」

 

「啊?答覆什麼?」嗓音還帶有鼻音,樹不明就理的問道,抬頭只見那人臉上又爬上了些許紅暈。

 

難得看到安定害羞的模樣,樹忍不住笑了,惹的前者的臉紅更甚。「就是…..願不願意跟我成為戀人——這個的答覆啦。」

 

額頭輕輕磕碰上打刀少年的眉心上方,能清清楚楚地感覺到彼此的心跳和氣息。

 

——一定是燒昏頭了吧,怎麼覺得空氣特別的熱呢。

 

「嗯,願意…….唔!」

 

冷不防的被偷親了一口,這下臉紅的人換了。樹懊惱的想著,眼前的這傢伙可是腹黑呢!

 

「那麼就請多多指教。」安定笑的溫柔。

 

 

 

 

關於單戀。END

 

 

 

 

 

(這是後話)

 

隔天一大清早,兩位老人家因為實在有些擔心所以想去瞧瞧情況。一藍一白的身影趁本丸的大家還熟睡時,躡手躡腳的把審神者的房間門開了一條縫。

 

「還真是驚人啊……」

 

「哎呀,似乎不需要擔心呢,甚好甚好~」

 

「三日月,我突然有種女兒嫁出去了的感覺。」

 

「同感啊,鶴。」

 

他們看到的是平時綁著馬尾的少年解下髮束散著長髮,抱著黑短髮少年安穩而眠的景象。

 

 

 

 

作者:

 

最後讓安定腹黑了一把呢欸嘿嘿(滿足)

第一篇刀亂的本命CP文終於打完啦qwq

安定×審的配對似乎相當冷門......只好自耕自娛w

這篇其實是樹就任審神者後有些時日的故事,跟目前本篇的劇情時間軸有些差距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審神者的性別梗呢XD日後會在這上面多加著墨,敬請期待!

最後,感謝閱讀!! 


评论(4)
热度(16)

© 穆月 | Powered by LOFTER